日本觀察(14):文化
發表於2017.09.10 14:49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不,不是CHINA的文法,而是CHINA的文化。」

 







昨日,通漢語的松本問我:「貴國也有小保方嗎?」
 
松本坐下來繼續說:「最近舊帝大也有一位老師[1]被解職,同樣是女性,同樣是生科,莫非是貴國的小保方?」
 
「不愧是情報學研究者[2],您真是關心敝國情報。」
        「儘管我有學生在哈佛攻讀病毒學博士班,然而對該領域的教員,我沒有熟到可以了解內情的人。但就Republic Of China一貫的學術倫理來說,很可能是被斷尾求生的手駒(サィネ)[3]。」
 
        原來如此,我懂了啊。」松本閉上眼,了然於胸地說道。
 
        「和歐美研究員談這種事時,他們總是不可置信地說『unbelievable!!!』,不過,如果身為階級意識強烈,主從分明的日本人談起這種事,應該馬上就能理解這種作法。」
 
        您對敝國的瞭解誠然深刻,不過,若是日本人的話,那麼「階級意識強烈,主從分明」這種描述語是不會提的,只會說「貴國人民果然能理解這種作法」。
 
「的確,曖昧、內斂、沉穩,或說含糊、玄虛、模稜是日本人的文化特色,自Ruth Benedict以降,可說是海外學者的共識。若我是日本人,的確不會把話講白,但您話中也提到階級與主從『描述語』而非『形容詞』。也許在生活時不會這樣說,然而對情報與真實的求道者來說,或許必要的選項?」
 
        誠然如是。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所不同之處,在於自然科學有獨立於日常生活語言的術語及文法;然而我等社會科學是奠基於常民生活上,更進一步去追求世間所未及之「真實」。承蒙您提醒,這是非常寶貴的經驗。
 
        「不,別這麼說。這也是我在ROC學界見證過許多造假文化後的心得。在造假文化中成長的真實求道者,以這點而言我們並無國籍差異。」
 
        「松本,剛剛你問說是否舊帝大體系也有小保方?雖然就外在條件上來說很類似,但我認為仍然不同。」
 
        這就是國情之異嗎?
 
        「我覺得正是如此。主張自己無罪的申辯這點是一樣的,但小保方的博士學位與研究員資格都被早稻田撤銷,連指導教授笹井芳樹都因此而謝罪自殺。」
 
        是的,誠然遺憾。」
 
        「就撤銷工作資格這點是一致的,然而張氏團隊領導人,目前仍舊安居高位,那就和笹井截然不同。」
 
        這就和每次議員爆發醜聞,議員秘書就會留下『一切都是我的自作主張』等悔恨遺書自殺,然後就一切風平浪靜一樣。」
 
        「沒錯,這就是非常標準的日本式解法。然而你知道嗎?在當代CHINA中,無論是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Republic of China,所謂的『自殺』其實有被動語態,亦即『自殺』。」
 
        自殺有被動式?這是中國的文法嗎?
 
        不,不是CHINA的文法,而是CHINA的文化。」
 
        這我就搞不懂了,還請您繼續說明。」
 
        「沒問題,我找一下報導給你看。」
 
 
 
 
        原來如此!」
        竟然有這樣的事!」
 
        松本吐了一口氣:「另外說到這個也真感謝您,因為最近有很多貨品的產地都寫Made in PRC,我也沒深究PRC是哪裡,與您交流後才知道原來PRC就是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亦言之,也就是China。」
 
        「感謝,但這也是每次到海外時必須向外國人解釋兩個中國之間的相同與相異處之故。而古中國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
 
士大夫ソ無メ国シゆよ[4]
 
所謂士大夫(ウギゆツ),以當代語言來說就是透過國家考試晉升公務員、大臣資格的知識份子。既此,位居士大夫頂點者便是文部科學省大臣[5],因此若以該員之去留,或可看出文教端倪。請問依您所見,文部大臣最令士大夫蒙羞的下台原因是?」
 
        非常銳利的問題。」
    竟然由Ruth Benedict顧炎武,一古一今;一中一外的學人來論證The Chrysanthemun and The Sword的論點,個人深表感服。」
 
喝了一口水森下續言:「因此我也不多做保留,我認為最可恥的是少爺[6]內閣下村大臣。
        下村大臣,不,下村前大臣的右翼思想且先不論,因為那是貼和少爺首相的政治立場。但撇除此點,他收受非法政治獻金與發生2020東京奧運會徽抄襲事件,令所有日本人蒙塵,這點應明白受到糾舉。」
「然而下村大臣向首相口頭請辭後,少爺竟然保留職位至內閣改組,因此形式上他並非以辭職下台,足見他與少爺的關係並非一般。」
 
 
 
 

 
 
       
「原來如此,您願意道出本音,我非常感動,接著是我的看法。若以本地來說,ROC前任少爺大統領的教育部長都在伯仲之間,要選出其中之最,著實困難。然而若以跟小保方事件有關的話,我認為最可恥的是蔣偉寧氏,因『不慎涉入』造假論文事件而『自行請辭』。」
 
 
 
文部……文部科學省大臣,造假論文?
 
 
 
 







[1] 台大口腔生物科學研究所的張正琪。
[2] 情報學研究在ROC學系並無對應系所,若以非研究者來說,可想成是是綜合自然科學與人文研究的新聞傳播研究。
[3] 手下、棄子。
[4] 顧炎武,〈廉恥〉:「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
[5] 相當於本地的教育部長。

[6] 少爺指安倍晉三。外公為岸信介,外叔公為佐藤榮作,可謂含著金湯匙出身的政治世家第三代,讀者可自行比對ROC的三代政治家族。





 
 
 
延伸閱讀:

Olympus神株傳奇(承):假帳

日本觀察(05):偽物
 

 
 







---

│本站文章分類:生活札記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氣:4687 │回應(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應
  • 驗證碼:請點選運動飲料重換驗證

    • 68a3b8f61b1b698374685d7a2d904875
    • 031039ae1612f113309b90b776294317
    • 048523545401006ab951152e5cd4784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