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戰機超機動性(一):眼鏡蛇(Cobra)
發表於2019.05.12 14:07

喜歡這篇文章嗎?


漫談戰機超機動性(一):眼鏡蛇(Cobra

 

冼鏡光
May 12, 2019上線


去(2018)年11月6日到11日是大陸的珠海航空展,規模雖然不如法國巴黎和英國的Farnborough航空展,但也有可觀之處,其中J10B TVC(Thrust Vector Control、向量噴口控制)和J20都是熱門話題,想當然地大陸人民看到這些進展必定高興萬分。這個激情也在網路上迅速展開,一些興奮過頭的就顯得有點吹噓和自大、有些根本就無知了,下面是幾個例子(都是YouTube上的影片連結):低空眼鏡蛇機動!迎角超過110度,這是世界上第一種做這個動作的單發、鴨翼佈局飛機!震憾!殲10B創下世界紀錄,一個動作驚艷全球!反華媒體集體跪了!

【講堂682】向量版殲10B表演眼鏡蛇機動 是世界唯一單發向量戰機 比F-22向量還複雜

推力向量型殲10B究竟在航展做了什麽動作?讓SU-35黯然失色!(這是SU-35在2013年巴黎航空展的表演 、請自己看,我不認為SU-35比J10B差)以及厲害在哪裡?殲10向量驗証機首次亮相航展,檔次已超美軍F-22 

【一號哨所】殲10B“落葉飄‘沒任何用處?揭秘真正價值,全球只有4款戰機能做

在這個列出來的影片中(有些更過分的目前已經找不到或被刪除)前三者根本就是胡扯,這強調的有三項:單座、單發動機、鴨翼。老天,說這些話的似乎從來就不知道牆外花花世界發生過什麼事。首先,美國的實驗機X-31在1980年代就已經完成、退休前在1995年於巴黎航空展亮相;X-31正是單座、單發動機、鴨翼的設計,而且它表演的難度更是J10B TVC望塵莫及。此外,稍後的F-16 MATV也有過類似的操控,雖然它是雙座,然而更早的F-18 HARV甚至F-14(都是雙座、雙發動機)都是同類的高攻角實驗機型。不但如此,連瑞典的Saab J35 Draken(龍)也能做眼鏡蛇操作。所以,這些和其它同類影片和文章都是因為無知而造成的自大。

我們可以說對岸網民是在封閉的牆內、因而難以取得外界資訊,這一點可以理解。但是,台灣卻是在牆外可以自由取得資訊,然而卻仍然有不少電子或平面媒體採用牆內的說法就奇怪了。牆內的不少人千方百計想翻牆出來,但牆外的卻有人自願走進牆內,奇怪吧?不!前些日子澳大利亞某大學對華裔學生做了調查研究,結果令人大吃一驚,發現身已在自由國家的華裔學生、他們取得新聞的管道卻是微信、微博,居然沒多少人看當地的主流媒體。澳大利亞覺得十分不可思議,不過看看臺灣恐怕就不難理解。

另一方面,當時好心也在幾個論壇上留了話,指出二十多年前美國X-31和F-16 MATV、甚至瑞典的Saab J35 Draken都已經做過了、有些還做得更好。這不得了,似乎是捅了民族或愛國主義狂熱份子的馬蜂窩,從滾回台灣、台巴子、數典忘祖、到一些難聽的問候話都會出籠;而且這裡面還有不少是用繁體字的、雖然用繁體字未必就在牆外。這讓我非常吃驚,甚至於連法國不會准許大陸在巴黎航空展亮相的話都說得出來(這些人可能都不知道大陸也參加了,請看CGTN的報導,CGTN是大陸的環球電視網)。

正因為如此,我打算寫一系列破除這些怪論的文章以正視聽。這些文章在以攝影為主的部落格發表有點不倫不類,但是我不想花時間到別處另起爐灶,不得已請大家將就些。此地也歡迎各位指正討論,但是那些無釐頭的、謾罵改擊的、胡說八道的、不理性的回文必定會被刪除。

這是第一篇,我們從眼鏡蛇操作談起。我們會看到早已退休的瑞典Saab J35 Draken和F-14 Tomcat在Pougachev眼鏡蛇表演出現之前(1989)就有過類似的動態減速(dynamic deceleration)操作;我們也會看到Pougachev現身說法提到SU-27雙座機很難把機頭仰起超過90度的理由、以及目前Sukhoi首席試飛員Bogden就眼鏡蛇操作在實戰中應用的看法。


Pougachev Cobra(眼鏡蛇)

Cobra(俗稱眼鏡蛇)是一個戰鬥機的飛行操作,這是由俄國飛行員Viktor Pougachev在1989年巴黎Le Bourget航空展公開亮相的,但據說Igor Volk(俄國太空人)卻是第一位嚐試這項操作的飛行員。什麼是cobra?還是看一段影片好,這是1989年Pougachev在巴黎用Sukhoi SU-27的表演,還有簡短的評論,請看27:30起的片段。 

從影片可以看出:飛機在平飛時(影片是從右往左)突然拉起機頭、仰起的角度超過90度、然後機頭放平回到平飛狀態。這項操作讓飛機靠突然拉起機頭造成的阻力而減速(有點像是突然剎車),於是讓在後面跟著的飛機反應不及而飛到前面,因而主客互異、反而讓執行cobra的飛機落在後面了。

這個操作是如何完成的呢?這值得進一步解釋。我們先看飛機的昇降舵(elevator)。請看下圖,傳統飛機的昇降舵是在尾部,圖中的昇降舵並不是整個水平安定面、而是在水平安定面的後方,近代的戰鬥機整個水平安定面就是昇降舵。如果昇降舵向上翹,飛行方向空氣造成的阻力把機尾下壓、從而機頭上仰(下左圖)。反之,如果昇降舵向下擺,於是機尾上揚從而使機頭下壓。


取自網路http://ibrhanif.blogspot.com/2013/09/part-of-aircraft-6-elevator-at-rear-of.html


失速和攻角

在進一步談論之前得說明兩個重要觀念。下左圖是翼剖面,從翼前緣到後緣有一條理想的線,叫做翼弦(chord);箭頭指出飛行方向,飛行方向和翼弦的夾角叫做攻角(Angle of Attack,簡稱AoA)、以下我們會常用AoA表示攻角。

 


The Aviation History Online Museum

機翼飛過空氣時空氣會分流,整個機翼上下翼面的壓力差形成一般向上托起的昇力(lift)。但是,昇力的高低和速度有關、也和攻角(AoA)有關。

上右圖解釋攻角和昇力的關係。一般而言,攻角愈高昇力愈高,但是當攻角大到某個程度之後,上沿的空氣就會和翼面分離而造成亂流,從而昇力消失。所以,飛機在飛行時攻角不會太高、以免昇力降低甚至消失。昇力太低或消失表示飛機無法浮在空中而掉下來,這就是失速(stall)。

另一方面,飛機得有最低的速度才能産生足夠的昇力讓飛機在空中飛行。若速度太慢,機翼產生的昇力不足,飛機就會失速掉下來;不但如此,在失速後飛機的控制面(譬如前面講過的昇降舵)都會失去作用,在這個情況下恐怕只有發動機有點作用。


回頭看眼鏡蛇操作

再回到SU-27的飛行動作。下面這張照片是急速拉起機頭之後的瞬間,藍線表示昇降舵平面,很明顯地是在向上翹的態勢、從而把機尾下壓使機首上揚;紅線表示翼弦方向,黃線是飛行方向(從噴氣的軌跡得來),黃線和紅線的夾角就是攻角AoA,這差不多是45度角、比SU-27的設定AoA(26度)大了許多,所以說飛機此時已經是在失速狀態。

接下來(下面照片)機頭因為慣性而繼續後仰,但機身仍然沿黃線向前飛行,請注意到黃線的方向大致上和上一張照片的方向吻合。黃線和紅線(翼弦)的夾角已經大於90度,根本已經失速而失去昇力;藍線是昇降舵的方向。這時候機頭和水平線的夾角已經到達120度、非常大了。此後,駕駛員把昇降舵還原到和機身一致的水平狀態,於是機尾的阻力使機頭往下擺回到水平的狀態。

請注意一點。因為機身仰起會産生某種程度的昇力,所以在機頭仰起到90度時整個機身會向上昇起若干,下面是機身在整個操作下的角度和高度的大致變化。


取自Wiki


其它類似操作

前面提過,眼鏡蛇操作第一次在大型展示中亮相是1989年的巴黎航空展。那麼,SU-27是不是第一個執行仰頭減速操作的機型呢?恐怕並不然。

首先,我們必須了解為什麼要仰頭減速。在空戰時通常是兩軍對飛的,一旦接觸而進入近接戰鬥時,把自己飛機飛到對手尾部就佔了優勢。在傳統空戰中,如果被對手飛到自己後方,通常就得靠技術在爬昇和轉彎程序中脫困。然而,噴射戰鬥機速度快、轉彎半徑大,很容易就會被速度較慢或轉彎半徑較小而能進入內圈的機型擊落。所以,如何讓快速的噴射機在空中突然減速,從而使對手刹車不及而飛過頭讓自己可以落在後方有追擊的優勢、或者是因為速度降低從而轉彎半徑變小甚至突然調頭,就變成是戰機設計和飛行技術的重要研究課題。

美國F-14 Tomcat(雄貓)海軍航母用戰鬥機從1970年服役後就問題不斷,特別是水平打轉(flat spin)更是嚴重;由於兩個發動機相當分離,如果一個發動機出了問題,因為另一個發動機的推力不在中心線上,於是飛機水平地繞重心旋轉、而難以回復正常飛行狀態,若干F-14飛行員就因此摔飛機而喪生(電影Top Gun《捍衛戰士》中就有這一幕)。這就是水平打轉測試失敗而摔了飛機的影片。

為了解決這項水平打轉和其它問題,美國有不少研究計劃,其中最有成就的可能是海軍、NASA的Langley Research Center和Grumman(F-14的生産商)從1979年到1985年之間的一系列試驗,其中一項和本文有關的是高攻角研究。這架F-14裝上了備用電池電力、飛行測試用的機鼻探桿、特殊的旋轉回復系統,這套系統有兩個部份:打轉時的緊急降落傘、和裝在機首用油壓起動的鴨翼(canards)。

下面的這段NASA影片有許多測試飛行操作。最先是0:43的釋放從水平打轉回復的傘,1:24是打開和回收裝在機首的鴨翼、2:01起是幾次仰起機首中度減速、2:13左右是一連串高攻角飛行的實況。最重要也和本文最有關係的是從6:19起的P.H.A.A.實驗,這些就十分像眼鏡蛇了。要注意的是,這個計劃在1985年結束,雖然影片中沒有說明拍攝時間,但總是在1989年巴黎航空展之前、也是在1985年SU-27正式服役之前,所以在F-14做這些操作之時並沒有「眼鏡蛇」的觀念,因而用1989年出現的眼鏡蛇操作批評F-14不合眼鏡蛇規範並不合理。個人並不了解P.H.A.A.的意義,但很可能是Post-stall High Angle of Attack這幾個單字的第一個字母,post-stall的意義我們會在往後介紹。最後,在P.H.A.A.這一段影片中,我們看到機頭仰起時,機翼沒有後掠時仰起的角度最高、幾乎是80度,當機翼完全後掠時仰起的角度最低、大約60或70度而已。

下面是另一段瑞典Saab J35 Draken(龍)的類似操作。Saab J35 Draken在1960服役,影片中的兩架是雙座的教練機。在1:50之後,J35 Draken就有若干次把機首仰起約90度,很明顯地仰起機首的飛機一下就落在追蹤的飛機後方。請注意,Saab J35 Draken是單發動機的戰鬥機。這段影片很可能是1960年代拍攝的、最遲不會到1990年代,因為從1980年代起Saab J35 Draken就幾乎完全換成Saab J37 Viggen(霹靂)。

 

一個奇怪的論點

去(2018)年珠海航空展中大陸J10B TVC亮相表演之後,大量民族主義和愛國言論湧現,以致於難以理性討論,本文單就一點說明,其它的會在後文再議。姑且先不論有無向量噴口,網民通常堅持J10B TVC是單座、單發動機的架構,再堅持仰起角度必須大過90,藉此証明J10B TVC的優越性。堅持單發動機可能是造成“一個發動機也能做出眼鏡蛇操作而不需要雙發動機”的假象(因為SU-27是雙發動機),於是J10B比較優異。

1990年9月24日的《航空太空週刊》 (Aviation Week & Spence Technology)有一篇很有趣的文章:Aviation Week Editor Flies Top Soviet Interceptor。這篇文章是美國飛行員David M. North在1990年Farnborough(英國)國際航空展開幕前一週的9月4日試飛SU-27的報導;那天David North在前座、Viktor Pougachev在後座,眼鏡蛇操作是Pougachev完成的,以下是節譯(第39頁)。

因為Pougachev沒有告訴我如何關掉攻角限制的開關,他得增加約34磅的背壓(back pressure)才能衝過26度的攻角限制。眼鏡蛇操作是在10,000英呎高度和220節(knot)速度進行的,Pougachev在85%發動機出力下把操縱桿快速後拉讓機頭仰起到90度。當機頭仰起到90度並且在加大推力回到平飛狀態時,我發現空速是83節(約153.7公里)。Pougachev說,因為雙座機的重心前移,這架雙座SU-27無法讓機頭仰起超過90度;不過在Farnborough的一次表演時,他做到仰起130度。(第39頁)

下面這張照片翻拍自前述的《航空太空週刊》,照片中是Pougachev(右)和North(左)在飛行後討論SU-27性能時拍攝,中間穿西裝的人是傳譯。

一般而言,飛機的重心應該和它的昇力中心非常靠近,因此戰鬥機設計就依此物理定律進行。然而,飛機因為加掛其它配件就有可能改變重心的位置;新重心出現在原重心前(或後)方就說是重心前(或後)移,於是變成頭重(或輕)尾輕(重)。所以在設計時得確定因為加掛配件後新重心不會超過某個範圍,一旦超過了飛機可能難以掌控。如果一架戰鬥機在設計時是以單座為主,加上一個座位成為雙座、再加上一個飛行員的重量和附帶裝備,那就肯定會重心前移、成為頭重尾輕的現象,於是把機頭拉起時施在昇降舵上的力量和空速就得大過單座機所需的力道,因此Pougachev的說法是很有道理的。換句話說,由單座戰機而改成雙座機的機型在執行眼鏡蛇操作時要比原單座機來得難一些。因此網民一直強調J10B TVC是單座的特色似乎是搞錯了方向。

我們再說雙發動機和單發動機的影響。以美國而言,1970後的主力戰鬥機中,除了空軍的輕型戰鬥機F-16之外,其它(F-15、F-14和後來的F-18)全是雙發動機。在俄國方面,空優戰鬥機MiG-29、SU-27、SU-30、SU-34和SU-35也全是雙發動機。究竟雙發動機和單動機何者較優,實在是見仁見智,F-16這架單發動機的性能實在不用多說。發動機個數和飛機的規格、勤務、造價成本、發動機品質和推力以及其它因素息息相關,很難就幾項數字比較就得出結論。

前面說過,F-14和SU-27都是重型戰鬥機,目前似乎沒有推力夠大而仍然可以靠一個發動機就能夠實現原設計目標的發動機,因此設計工程師採用雙發動機的確是必要的。下表是本文提到的四架飛機的最基本資料,因為每架飛機都可能有若干型,所以這些數據只是一個近似值、但應該和真正值相去不遠。

表中kN是推力單位kilo-newton,也把它轉換成kgf(kg-force)。我們先看重量部份,Saab J35 Draken、SU-27和F-14 Tomcat的重量分別是J10B的0.76倍、1.68倍和2.035倍,推力則分別是J10B的0.71倍、1.89倍和1.86倍。所以重量比和推力其實很配合。其次看推重比(thrust-to-weight ratio),這是總推力被重量除的結果,如果比值大於1就表示推力大於重量、飛機幾乎可以垂直爬昇。這個比值當然愈大愈好,更近期的高性能戰鬥機的推重比都非常靠近1、甚至大於1。Saab J35 Draken、J10B、F-14 Tomcat和SU-27的推重比分別是0.77、0.83、0.76和0.94。要注意的是,這四架飛機中Saab J35 Draken最老、其次是F-14、SU-27,最新的是J10B(首飛1998),新飛機自然會裝上效能更高的發動機。

從以上資訊看來,是否用單發動機或雙發動機和機身重量有極大的關係、和是否能做眼鏡蛇操作沒有關係。所以,網民一直強調單座、單發動機做為J10B TVC比較先進的証明實在是無稽之談。


其它論題

在結束本文前打算談一些前面沒有說到的論題。

第一,每一架戰機在設計時有它一系列的規格要求,這其中必定有某種程度的機動性設想,然而各國因為戰略和戰術思想的差異,設計出來的飛機性能必然有著相當程度的不同。好比說,越戰時F-4 Phantom(幽靈)沒有裝機砲而只掛了飛彈,原因就是當時美國空軍的戰術思想就是日後空戰都是用飛彈、不會再用機砲。姑不論這種戰術思想是對是錯,但當時飛彈的品質的確不好、有時得射兩三顆飛彈才能打下一架越共飛機;又因為熱衷於飛彈戰,美國海空軍飛行員幾乎都沒有什麽空中纏鬥訓練,一但飛彈用完或被迫進入空中纏鬥時,大而笨重的飛機和缺少纏鬥訓練的飛行員使F-4立刻陷入困境,因而在不少次接戰時F-4通常就靠速度上的優勢脫離戰場。

以目前狀況而言,俄製戰機依然延續從1980年代起的潮流,非常重視機動性。在美國方面,似乎一直信服1960年代由John Boyd上校和空軍數學家Thomas P. Christie發展出來的能量運動(Energy–maneuverability,簡稱EM)理論。自從F-22和F-35出現之後,思維已經轉變成打空中網路戰,當然這並不表示這兩架飛機沒有好的機動性,而是除了機動性之外更是加上了空中網路連線與分享等功能,因此在航空展中都不十分強調像眼鏡蛇等的操作。

第二,戰鬥機設計有原來的規格限制,想當然地這個規格不會包含眼鏡蛇操作;換句話說,眼鏡蛇操作多半是往後試驗飛行時發現的付加價值、而不是原來規格的一部份。更何況因為原規格的限定,一架戰機可能不容易做到或根本做不到,但縱使做不到也無傷於該機完成規格中任務的要求。另一點值得一提的是:進入眼鏡蛇操作前的速度至關重要,速度太低可能使機頭仰起的角度不夠(一般認為角度應該在90度到120度才算),但速度太快會使機頭仰起速度太快、從而太高的G力會讓機身結構受損。一般而言,海空軍飛行員是禁止進行會損害機身和飛行員身體的操作的,所以在展覽中飛行表演的通常是有特殊訓練的飛行員或試飛員,而不是一般現役部隊中的飛行員。

第三,固然眼鏡蛇這樣的表演非常能吸引觀眾的目光、而且也會引起一些在作戰中使用的遐想,但是因為從來沒有在實際空戰中使用過眼鏡蛇操作擊落對手的記錄,眼鏡蛇操作的威力終究可能只是紙上談兵。為什麼?一架戰機的靈活程度取決於它有多少能量(energy),這個能量分成由速度而來的動能和由高度而來的位能。在眼鏡蛇操作中因為仰頭而造成減速,使飛機速度低到153.7公里,所以動能的部份極低,於是飛機總能量不高、失掉了靈活度,在空戰中馬上就成為待宰羔羊。這種情況在1對1時或許有相當勝算,但當代空戰極少會出現1對1情況,於是極有可能被另一架飛機(譬如僚機)打下來。就因為如此,SU-27這類型戰機在仰頭減速之後很快就得回復到正常飛行狀態(通常是3秒)和正常作戰飛行速度(這需要推力大的發動機),要不然就真的成為待宰羔羊了。

不相信嗎?英國Hawker Siddeley Harrier(獵鷹)在1969年服役,它有向量噴口可以垂直起飛降落(美國在1971年引進Harrier、叫做AV-8A,後來的改良版叫做AV-8B,1985年服役;AV-8是美國海軍陸戰隊專用機),Harrier是英國和阿根廷在1982年福克蘭戰役的主力戰機。英國空軍、NASA和美國海軍陸戰隊的飛行員在1975年飛過兩架修改過的Harrier,評估使用它的向量噴口在模擬空戰和對地攻擊的功效,這個透過向量噴口的操控叫做Vectoring In Forward Flight、簡稱做VIFF。這次實驗得到相當重要的成果,但是用向量噴口的飛行技術卻沒在1982年的福克蘭戰役中使用;如果VIFF那麽有效、但卻沒在一場重要戰爭中使用,雖然原因不詳,但在空中失去能量恐怕是個重要考量。

我們再看一個最近的例子。在2014年6月24日出刊的《航空太空週刊》中登了一篇文章SU-35 Maneuvers Point to Combat Capability,這篇文章訪問了在2013年巴黎航空展飛Sukhoi SU-35S的首席飛行員Sergey Bogdan,以下是一段他的說法:

古典的空戰從高速開始,若是第一擊不中—這個可能性是存在的,因為還要躲飛彈—於是空戰就會延長了。經過一陣操控之後,飛機的速度就變慢,然而兩架飛機很可能都在相互打不到對方的位置,但是超機動性(supermaneuverability)卻能讓飛機在三秒內轉向射撃。

不過Bogden也指出:

你必須小心使用這項武器。就像是一位狙擊手無法在同一個位置射擊若干次,因為這就曝露了位置。

有關西方世界的保存能量的思維,Bogden的想法是這樣的:

空戰的理論一直在變化。在1940年代和1950年代,最優先的是高度、然後是速度、接著是操控、最後是火力。第三代和第四代戰機強調的是速度、接著是高度、和操控。超機動性可以往這一線思維加上點東西,這差不多就是士兵口袋裡頭的小刀。

Bogden一直強調SU-27首先做出眼鏡蛇操作時的說法:突然改變速度會讓Doppler火控雷達失去已經鎖定的目標,而眼鏡蛇操作在SU-35S會更有用,因為駕駛員可以從任何方向離開眼鏡蛇操作(而不是一個單純的2D的操作)。


第四,許多網民喜歡誇耀J10B TVC完成眼鏡蛇操作後沒有掉高度,從而高度推崇它的性能。坦白說,從地面拍攝的影片很難看得出是否掉了高度(除非掉很多),因為和視線以及拍攝角度有很大關係。然而,「掉了高度」也得看高度的基準為何。好比說,因為仰起機頭時飛機仍然在前進,所以必定會有某種程度的昇力把機身托起來,有個說法是可能有30到40公尺的高度,於是當飛機改平飛時總是會掉一些,但這重要嗎?如果基準是進入眼鏡蛇前的高度,我想前面看過的Saab J35 Draken、F-14 Tomcat和SU-27都沒掉高度吧?縱使是掉個十來公尺又如何呢?地面上恐怕也看不出來吧?我想如此誇耀J10B TVC不會掉高度的潛台詞是使用了瀋陽WS-10 TVC發動機,因而推力足夠在放平機首時加速夠快、因而不會掉高度。換句話說,瀋陽WS-10 TVC發動機,好!如此而已。

我在網上查到瀋陽WS-10的最大推力在120kN到140kN,轉換成公斤是12,237kgf到14276kgf之間,發動機本身的推重比是7.5(發動機推力被發動機重量除的商)。可是F-14和SU-27的最大推力分別是15,071.41kgf和15,340.61kgf,而F-35A的Pratt-Whitney F135發動機在不用後燃器(afterburner)時就有128.1kN(13,063kgf),加上後燃器可以高達191.3kN(19,507kgf),因此一個F135的推力就幾乎是F-14的兩個發動機的87%(不用後燃器)或129%(使用後燃器)。所以,J10B TVC在眼鏡蛇操作沒掉高度(假使真是如此),關鍵是在J10B TVC的機身較輕、而且是用向量噴口的發動機。事實上,向量噴口發動機的影響還大一些,因為仰起機頭不但可以用昇降舵、還可以用向量噴口(這可是比昇降舵強有力得多);在機頭仰起後,各控制面的功能幾乎失效而只剩下發動機正常運轉,於是向量噴口的功能在這個時候就可以發生極大作用(往後談超機動性這個從1970年代末和1980年代初的思想時再回頭談它),不但可以快速把機頭放平而且加速。這可是比前面提過Saab J35 Draken、F-14 Tomcat和SU-27這些沒有向量噴口機型有效得多,所以個人的看法是:若J10B TVC執行眼鏡蛇操作後不掉高度,不是WS-10 TVC有多大推力、而是它的向量噴口。然而有向量噴口的單發動機飛機在過去30年中已經至少有過兩架:美國的X-31和F-16 MATV,在20多年前就已經做過眼鏡蛇操作(前面說過比較單發動機和雙發動機沒多大意義,因此F-18 HARV也可以算進來,雖然它沒做過眼鏡蛇、但卻有更驚人的操作),所以此時用一些奇怪論調炒此冷飯實在是有點唐突滑稽、吹噓多過事實。


結論

其實本文沒有什麽結論,如果一定說要有,那就是說明不少網民一直吹捧的神話:J10B TVC是人類首次用單座和單發動機戰機執行眼鏡蛇操作。但是,本文並沒有完全回答或否定這個神話,因為有許多觀念都還沒有說明。本文做到的是:否定了網民一直強調的J10B TVC單發動機做眼鏡蛇操作的說法,因為Saab J35 Draken曾經做過類似的操作、並且還更早(沒有向量噴口)。另一項是單發動機的堅持(大致上是吹捧WS-10 TVC發動機吧),此地用數據說明了J10B TVC用單發動機是因為機身比較輕、進行眼鏡蛇操作主要是WC-10 TVC的向量噴口而未必是發動機本身有多了不起。

這是一系列的第一篇,往後我們會介紹超機動性的來龍去脈,還會介紹在20多年前單(或雙)發動機的飛機(有向量噴口)執行眼鏡蛇操作的其它計劃。我知道,這一系列文字一定會招致不少民族主義和愛國份子的攻擊,然而站在知識份子的立場,說出真正的事實才是肩膀上的責任。

前文中談到的F-14 Tomcat高攻角計劃,請看這本有關NASA Langley研究中心的書:Partners in Freedom 。這是個PDF檔、免費的,請看第97頁後有關F-14 Tomcat的計劃,這篇文章涵蓋了比本文更多的資訊。

未經本人同意,請勿轉載轉貼本文任何片段,請尊重智慧財產(著作)權

引用方式:冼鏡光,漫談戰機超機動性(一):眼鏡蛇(Cobra),DCView.com達人部落格(http://blog.dcview.com/article.php?a=VmoBZFM1UG4CZQ%3D%3D

│本站文章分類:生活札記
│今日人氣:39 │累計人氣:120875 │回應(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回應
  • 驗證碼:請點選金幣重換驗證

    • 6eda61d9e0e1b552bc71a8060c72eb4d
    • b6c356f6cd8afab37328533afe3cfacf
    • 3439830c3363f5dcab31457315fd4520


<< 2019-09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文章列表

  1. 模型 (1)
  2. 航太小語 (1)
  3. 手機配件 (15)
  4. 老鏡叢談:拆老機、玩老鏡 (5)
  5. 老鏡叢談:反射鏡頭(7)
  6. PC級電腦古董零件 (1)
  7. 中文攝影書書評 (2)
  8. 家居瑣記(5)
  9. SLR到DSLR之路 (2)
  10. 相機短篇 (4)
  11. 鏡頭短篇 (7)
  12. 部落格公告 (4)
  13. 後院紀事 (3)
  14. 急就章--各種器材紀事(24)
  15. 瑣瑣碎碎的話題 (9)
  16. 我寫的書 (4)
  17. Nikon鏡頭筆談 (7)
  18. 寫給新手 (21)
  19. 相機鏡頭 (6)
  20. 姑妄言之集 (3)
  21. 遊記 (8)
  22. 電子計算機(電腦)科學 (4)
  23. 老機雜記 (27)
  24. 攝影思潮回顧 (1)
  25. 數位相機(DC)隨筆 (13)
  26. 大湖燈塔巡禮 (3)
  27. 書!書!書! (11)
  28. 基礎知識 (14)
  29. 閒話SLR (24)
  30. 老鏡叢談 (33) NEW!

最新文章發表

  1. Nikon最早期的望遠鏡頭四兄弟(1964):NIKKOR-Q 400mm 1:4.5 Auto
  2. Nikon的兩個對焦筒:CU-1(1964)和AU-1(1974)
  3. 模型:Messerschmitt KR200 Kabrio微型三輪摩托車
  4. 談九個300mm反射鏡頭(Samyang、3M-7K、Makinon、Ohnar、TOU/FIVE STAR、Osawa、Spiratone、Soligor、Tamron SP 350mm)
  5. 漫談戰機超機動性(一):眼鏡蛇(Cobra)

最新回應訊息

  1. Re:版主: 請問4片3 by William wei(9.15)
  2. Re:請問bitplay的 by 陳姿(9.11)
  3. Re:古早的鏡頭看起來堅固 by 無可救藥(8.09)
  4. Re:Hi 在用ipho by Fiona(7.19)
  5. Re:冼老師您好,又有一些 by bert(4.27)

人氣指數

  1. 今日人氣指數:1557
  2. 累積人氣指數:207065081